苹果版本茄子

   “我已经上过场了,依之前的规矩,上场的就不能再上,月季,你的手艺并不比我的差,你大胆地去比试吧。

   反正记住,我们‘花容月貌’一向以创新示人,夜姑娘也是这么教我们的,你拿出学会的所有手段,尽力一搏就是了,如此,若是败了,夜姑娘也不会怪我们。”

   蔷薇上过一次场了,心里也踏实了许多,尤其是陆师傅还称赞她的手艺,说和画眉难分上下时,蔷薇自信心也得到了提升,见月季畏畏缩缩的,便安慰她。

   不过看到月季这副样子,王小姐还真是心里没底了,也觉得“花容月貌”此次必败。

   本来陆师傅的功力在全国就是首屈一指,偏摊上月季还底气全无,光是从气势上就输了陆师傅一筹。

   不过,事到如今,也只能让月季上了。夜萤又赶不回来。总不能轮空吧?轮空就等于宣布她们自动认输了。

   王小姐一念至此,也劝月季道:

   “蔷薇说得对,你就当成这是个向全国一流师傅学艺的机会嘛,和陆师傅同台竞技,全天下有几人?即便输了,你也输得不丢脸。”

   被王小姐一鼓动,月季这才战战兢兢想要迈开两条抖成筛糠的腿,往台上走去。

   此时台上的陆师傅已经等得不耐烦了,她笑道:

   “反正都是一柱香时间内的事,我先行展示一下手艺,待‘花容月貌’拿定主意推举谁上来,再另外点香计时。”

   说完,陆师傅便手一挥,示意梅香点香。

   清纯女生逆光唯美森林写真

   月季本来就紧张了,见陆师傅如此镇定大气,更加狼狈不堪,突然惨叫一声,对蔷薇道:

   “蔷薇姐,我真的不行了,脚迈不开,我一定是生病了,全身发软,脸上发烫,不行,我上不了台了。”

   蔷薇一看月季的状况,还真是如此,脸色发灰,嘴唇发白,眉目间无精打采,她这样子别说上台了,能自已走回去就不错了。

   台下众人看到月季这种状态,也纷纷摇头:

   “看来京城里来的陆师傅就是不一样,一个照面,还没开始比试呢,就把‘花容月貌’的人吓得够呛,自动认输了。”

   “当然,京城里来的师傅,见过大世面,和这山里的土包子能一样吗?小姐,我看你以后还是不要去‘花容月貌’做头发了,会贻笑大方的。”

   “哎,看来‘花容月貌’不行了,哪怕麻起胆子上台一战也好。看她们这怂样,我已经粉转路人,要脱粉了。”

   “花粉”队伍里,有人看到月季这样,也颇感失望。

   “你敢?一日为花粉,终身为花粉,你要是脱粉,以后就不要和我们一起玩。”

   商会会长家的千金是王小姐的铁杆闺蜜,此时见自已的“花粉”团中有人意志不坚定,便出声威胁道。

   “呃……好吧,我怕了你还不成……”

   对方懾于会长家千金的淫威,只好呐呐地道。但心里终究觉得不忿,没胆一战,还想叫人粉她们,简直了……

   “哟,看来‘花容月貌’是真的不行了?至今无人上台,那我就如陆师傅说的一般,把香先点上啦?”

   梅香得意洋洋的,站在台上,手里举着一支香,正要点上,而台下,月季双腿如被人抱住一般,怎么也动弹不了。

   王小姐一看这情形,晓得月季太紧张了,这下全身肌肉僵硬,一时半会恐怕都不能走动,唉,只好认输了吧?

   王小姐眼睛一扫到自已的丫环春桃身上。

   呃,春桃平素也帮自已编发,夜萤也手把手教过春桃一些功夫,但是春桃编得再好,总不及蔷薇、月季她们的花样多。

   但是事急从权,王小姐心一横,正准备叫春桃上去顶一顶,就在这时,王小姐突然耳边听到一阵喧哗:

   “哟,那是谁啊?竟然敢上去挑战名动京城的陆师傅?”

   “太狂妄了吧?不过走上去那气势,十分自信呐,没想到我们三清镇上也有这等人物!”

   王小姐抬眼看台上,正好看到那个在众人惊呼、称道中走上台的女子,掀开帷帽,露出真容。

   王小姐呆住了:呵呵,夜萤!

   太好了!

   看到夜萤面容的那一刻,王小姐只来得及发出这样的感概。

   似乎夜萤来了,一切问题都解决了。

   什么陆娇蕊、什么花容月貌会落败……

   不,只要夜萤在,花容月貌一定不会落败的。

   看到夜萤挺直脊梁上台,王小姐油然产生了这样的自信。

   “夜姑娘,是夜姑娘,夜姑娘回来了!”

   蔷薇看到夜萤的真容,也回过神来,不禁高兴地跳将起来,一把扯住月季。

   “啊?真的,是夜姑娘,太好了,我不用上台了。”

   月季一看夜萤出现,也立即还魂了,嘴唇和方才相比,顿时显得有血色多了。

   她那战战发抖的两腿立马不抖了,不知不觉,还迈了一步出去,想要近台前看清楚夜萤。

   “呃,你能走了?”

   蔷薇高兴又意外地问月季。

   “啊?我能走了?”月季有点惭愧地低下头,“刚才真的象被鬼抓住一样,我想走,就是迈不开腿。”

   “才没有什么鬼呢,是你太紧张,所以僵住了。”

   王小姐拍了拍月季的肩。

   “花粉永远支持你!夜姑娘!夜姑娘!”

   看到夜萤出现,台下的“花粉”们也骚动了起来,商会会长千金赶紧组织“花粉”们喴口号。

   都是本乡本土的呐,陆师傅虽然来自京城,人也谦虚有爱,但是到底是外来人员,比不得夜萤在当地人心里根深蒂固。

   夜萤已经充分了解对手了。

   方才,蔷薇和画眉对战时,她就在台下观察了许久。

   结论也如陆师傅一般,各有千秋。

   如此,夜萤心中更有了信心。加上之前的准备,夜萤相信自已即便输给陆娇蕊,也会输得漂漂亮亮。

   而且,陆娇蕊其人,看来还挺公道的。目前据观察来看,她并不是委身于赛家,不过是出于某种情面,来为赛金花捧场罢了。

   这就注定了,陆娇蕊即便面对战败的自已,也不会冷嘲热讽,极有可能还会附以一些鼓励的话语。

   如此,或许是最好的结局了……